皇家集团现金网

Banner图片
您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首页动态 >

我快60岁才开始学做自媒体成了KOL

作者:皇家集团现金网 2020-12-22 10:16 浏览次数:

  十一月,一个天气晴朗的早晨,左万萍将做的几十个布艺手作串起来挂在窗子上,衬着窗外的晴空,分外好看。这一天,她终于结束了14天隔离,可以离开酒店了。

  她是一位自媒体KOL,和那些年轻时髦的青年网红不太一样,她已在花甲之年。半个月前,因为要飞北京处理一些事情,她与先生从东京飞到福州,住进这家酒店隔离后,再绕道回京。

  十四天闭门不出的隔离期并不算短,对于平常人来说,这是一段比较枯燥无聊的与世隔离的时光。左奶奶不一样,出发前就为隔离做了充分的计划和准备,甚至很期待这不被人打扰的半个月。她带足了手工材料,布头、工具、针线,计划每天做一种日式手作吉祥饰物,樱花,草莓,蝴蝶……

  虽然小巧,但是做布艺挺花费功夫的,她非常珍惜时间,即使是看着电视,手里也要找点事情做。隔离结束了,十四种小手作也整整齐齐地摆了出来,就连酒店的员工看到了也都夸她手巧。“再枯燥无聊的日子,我也想把它过成诗,再平淡的日子,也想找出点美好。”她如是说。

  很多人在年过半百时,已经告别了工作,或享受退休时光,或者进入帮子女带孙辈的半忙碌状态。而左奶奶从人生接近六旬时开始做自媒体,成为一名KOL。如今,她的微博公众号小有名气,拥有了几十万粉丝,在一众年轻时尚博主的重围中,显得如此不同。

  说起做自媒体,其实是一个偶然。左奶奶生活在日本,五年前,她的脸颊下面长了一个粉刺瘤,越长越大,一碰就痛,去看专家,得到的建议是要尽快手术。在手术前的常规检查时,医生对患有糖尿病的她说,要把血糖值从10,降到6或7才能做。她当场拍着胸口跟医生保证,给我两个星期,一定降下来。

  回去之后,一向无油饼和炒肝不欢的她,决定改变饮食结构,试着设计少油、少糖、少盐的降糖食谱。第一次的尝试是一道“山药泥炒广柑”,做完之后,她心血来潮地将图片发到了朋友圈,点赞数竟然破了以往的记录,这道菜的做法太新鲜了,朋友们都在问她怎么做。

  就这样,一发不可收拾,她每天都把做好的降糖餐发朋友圈,十多天后,不仅血糖值降了下来,也带动了一票朋友跟着她学做菜打卡,一直到她顺利地完成手术。

  手术后,本来是不打算再继续做菜了,但朋友们已经习惯了看她发朋友圈,都叫她不要停,并且陆续有人慕名而来加她好友,想跟着她学做料理。她的一个资深广告圈朋友知道了,就鼓励她说,你有粉丝了,应该继续做下去。

  左奶奶觉得朋友的话有道理,就决定先做三个月,心里想着看看坚持做一百天不间断,能有什么结果。做着做着,就有杂志找上门来,想和她签约做美食栏目。

  “那时有本杂志要和我签约,说要做下午茶专栏,签完了,先生问我怎么就突然决定做下午茶了,家里连烤箱都没有。我说,反正都决定了就好好做呗,买烤箱,研究花式,为拍照做准备。”

  拍照是找了个圈子里的摄影师,他看到左奶奶做出来的下午茶那么好看,就强烈要求把视频也拍了,拍出来看着效果不错,她便决定开始做短视频,主要做是健康的轻料理,减油减盐,色彩搭配是点睛之笔,后来做七彩果冻,也很漂亮。

  做短视频不是件容易的事情,尤其是美食类的,一连要拍几个小时不说,投入也很大。拍摄、剪辑需要钱,买食材、食器也需要钱,需要试做,一遍一遍地做,每次都有新的想法出来,就随时调整,拍了,再剪出状态最好的那一段。

  为了做短视频,她也投入过很多资金,几年的储蓄都投进去了。后来,因为在日本做短视频,成本实在太高了,她就决定自己做料理,让先生学做摄影、剪辑,磨练了一段时间,两个人居然也做得有模有样。

  做自媒体,尤其是短视频类的,是花钱容易,赚钱难。虽然做出了一些规模,但她坦诚到现在,还没怎么太盈利,对于这件事,她想得很开,可以做的,不可以做的,心里有数,有自己的原则。

  左奶奶是吃过苦的人,她出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,上世纪八十年代末,就到了日本,算是最早去日本留洋打工的那一批人,但是说起来去日本的初衷,却不是为了赚钱,而是为了一个文艺梦。

  她年轻时热爱文学和电影,从事的也是影视行业的工作,做场记,看了《阿信》觉得特别受鼓舞,又非常喜欢《人证》的导演佐藤纯弥,心里计划着去日本学习一些先进技术,说不定还能和自己喜欢的影视人士合作。

  一腔热情之下她来到了日本,和那时的很多人一样,以为到日本遍地是黄金,结果没想到,等着她的是没完没了的打工——日本消费高,她又不想花家里的钱。其实她家境不差,但是她想靠自己打拼过上想要的生活。

  初到日本的留学生一般都是去餐馆里打工,她也不例外,端盘子、洗碗、清扫、送餐,换过几十份工作,比男生还能干。一天打三四份工、每天只睡两小时是常有的事,还曾为了省钱,每天不吃早饭,因为打工的餐厅免费提供晚餐,一来二去得了胆结石,不得不去做手术切除。那一段时光过得很艰苦。

  去了日本没多久,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她在新宿歌舞伎町开了店,也是在这条著名的繁华街市上,第一个中国人留学生开的料理店,生意很不错,但由于开店成本太高,没多久就倒闭了。之后的生活与工作也一直与料理业有着紧密联系,开过台湾小吃,香港料理,想起来,后来做美食博主,也与此不无联系。

  等到左奶奶再有机会近距离触碰到自己的电影梦想,已经是2016年了,她如愿见到佐藤这位著名导演时,距离当年那个爱电影的少女时代,已经近三十年了,她激动得哭了。三年后,佐藤导演以86岁高龄辞世,她得知消息,觉得之前能与导演见面,一偿自己年轻时的心愿,来日本也是值了。

  虽然与电影梦擦肩而过,但是她倒是一直在进行各种新鲜的尝试,她喜欢新事物,喜欢挑战,心态比年轻人还积极。前几年,中国赴日旅游业迎来高峰期,导游不够用,有人问她要不要去兼职带团。“我就说,我要是干的话,一定要拿到导游资格,那时我已经年过半百了,报名时人家就问,你都快花甲之年了也要报名吗?我就反问说,不能报吗?花了几个晚上冲刺,考试过了,我就去带团,高级商务团。客人都说,啊,左奶奶都快六十了,带团还带得这么好。”

  今年疫情开始的时候,她看抖音,看到不能出门的人们都在做美食,觉得自己做料理有点做够了,就在想做点别的什么。之前,她去书店找书,看到介绍和服的书,就特别喜欢其中的“振袖”,这是一种日本未婚女性节日里穿的衣服,尤其是女孩子在成人式都会穿的服装,每个款式只有一件,全手工制作,特别漂亮,她就开始收藏中古和服,质量好,价格又没那么贵。

  后来,她发现和服可以改成衣服、裤子、包包,不但好看,而且不会撞衫,用剩的布料还可以做手工,她不由得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欣喜,于是做布艺成为她疫情期间的主要工作。

  她特别享受这个过程,泡好茶,一边做,一边有新的想法出来,再改针,改走线,特别有意思,虽然只是自己用,不出售,但是她也做得非常细致精美,一看就是花了心思的,有点日本职人精神那种意味在里面。而且她又找到了以前做美食时的愉悦感,随着灵感迸发,随时调整步骤,乐在其中,有时甚至心花怒放。

  在日本,老人们没有帮子女带孩子的习惯,有自己的生活,继续工作,或者读书喝茶,莳弄园艺,也有人像她这样去学做手艺活儿,是一种锻炼脑力和手力、防止衰老的方法。当然,也有人什么也不做。

  在家闲着什么也不做,喝咖啡晒着太阳懒懒的过一天,她知道这样的生活是很享受,但这对于她自己来说,是浪费时光。她想多多锻炼手部的力量,过几年也能干得动手上的活儿,还能做点东西出来,将来也给自己留个纪念。

  为了提高手艺,疫情缓和的时候,她还去了日本YUZAWAYA艺术学院,报名参加专门用中古和服及腰带改制服装、各种包的课程,老师是与和服打了一辈子交道的职人,80岁了,头脑还很清醒,手工还很稳,看到她这个年纪还这么认真地来上课,练手工,便夸她努力,她和老师说,我要是80岁也像老师你一样精神,我会很幸福。

  在东京的话,左奶奶一般早上七点钟就起床,如果是计划发微博的日子,就做早餐拍视频发微博,吃完就把布料拿出来琢磨做点什么。还有逛书店,她很喜欢去书店,看各种手艺书籍,最近在看三口百惠写的布艺书,很欣赏她的作品。

  她的先生就总说她做事情杂,东一件西一件,战线拉得太长,不过说归说,还是在用实际行动支持她。

  就像是拍摄短视频,他是从零开始,自己找来书看,学摄影学剪辑。工作量很大,有时一个下午要拍摄七八个视频,还要剪片子,除此之外,还要协助她做一些杂事,比如开车、做场记,工作量很大,他也一句怨言都没有。有时,也会拌嘴,但都是为了工作,都是想把视频拍好。

  8月份的时候,她,和妹妹,加上先生三个人,开着车,沿着日本海岸线,玩遍了大半个日本。

  因为疫情的缘故,他们专找人少的路线开,晚上也不住酒店,住在车里,豪华七座商务车,座椅靠背一拉开就是床,日语中这叫“车中泊”。他们不觉得辛苦,反而觉得特别舒服自在。

  白天就沿着海岸线自由地开,开到海边能停车的地方,就停下来,特别喜欢钓鱼的妹妹和先生开始垂钓,她摆开桌子,用钓上来的海鲜做料理,做好了就拍视频,发到网上,然后开吃,这种随意而又自然的生活让她和先生、妹妹都非常开心。

  她很清楚,要不是有支持和理解她、跟她有相同生活理念的先生陪着她,她一个人很难坚持做自媒体到现在。她是精力很旺盛的人,急性子,爱说话交流,先生比较内向,却是实干派,一天开车七八个小时,还要布置拍摄现场,无怨无悔,非常不简单。她觉得老天真的是配得太好了,能遇上合拍的人,也是一种难得的幸福。

  她享受现在在做的任何事情,做美食,做衣服,做手工,还准备出书,做节目。疫情之前,她就已经在东京开设了一些料理或拍摄教室,是好几个美食群的群主,还计划在疫情平复之后,安全一些的时候,开一些手艺课程,大家聚在一起,喝茶聊天做手工。

  由于身体不是特别地好,让她觉得时间宝贵,所以特别想在能做得动事情的时候,不要懒散。

  “生命有限,为什么不在闲着的时候做有意义的事情呢?很多年轻人跟我说,不到四十岁就想退休了。我都六十上下了,觉得青春才开始,我想干到我还能动的那一天,我每天锻炼手力、脑力,预防痴呆,这样不闲着的生活也很有意义啊。做出点事情,以后孩子们也会觉得‘奶奶好厉害’”。

  本文作者:coralsky,前时尚杂志编辑,现蛰居魔都,写过很多文字仍未觉厌倦,并对任何事物都持有好奇心;摇滚乐迷,日本文化控,展览爱好者……烦恼是兴趣太多时间太少。

  原标题:《“很多年轻人不到40岁就想退休了。而我快60岁才开始学做自媒体,成了KOL”》


皇家集团现金网